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网 www.yqxsw.info,最快更新惹霍上申最新章节!

牌……

    就趁着这么千钧一发的机会,霍景行把捏在手里的“武器”——那只被景止留在车上,准备拿去滴胶的储钱罐,照准林校长的脑袋砸过去……

    林校长果然顾上,顾不了下。他脑袋本能的一歪,一直揪着申诺衣领的手一松……

    随着储钱罐砸在他背后的墙壁上,发出一阵巨大的破裂声,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随后噼噼叭叭散落一地。

    在这些旧得失去光泽的钱币中,有一只用花绵布缝起来,好似沙包一样的小口袋。几颗特别亮眼的小石子,随着绽开的袋口滚了出来,那是……

    五彩舍利子!

    是真正的五彩舍利子!

    即使在事隔几个月后,申诺依然记得当时林校长的眼睛,好像都泛绿了。

    他发出一阵疯狂而诡异的笑声,完全丢开了其它的两个人,扑到那堆硬币上……

    申诺万万没想到,这几颗令林校长朝思暮想的珍宝,居然被霍父和母亲藏在一只毫不起眼的储钱罐里,居然就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

    她曾经还无法理解,母亲为什么要把这个沉甸甸的东西寄到父亲家里,而这么多年,为了纪念母亲,她也从来没有砸碎过它的想法。

    现如今……

    申诺坐在一块小山丘凸出的岩石上,远眺着山野下的村庄和风景。

    炊烟缭绕,云雾蔼蔼。

    十几年过去,和她一起经历过那场震痛的村庄又恢复了当年的宁静和祥和。

    对,没错,她又回到了母亲当年支教的小村落,只是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尤其……

    申诺低头看了看自己腿上落下的那一大道经缝合过的伤痕……

    离那次的绑架事件,已经足足过去四个月。当时,霍景行趁着林校长一心扑在舍利子的空当,把她抱起来,用最快的速度,帮她解开绑在手腕上的绳子。

    带她走,带她去安全的地方,是霍景行当务之急的首要任务。

    仅管申诺心里有一百个不甘心,不甘心那个鬼迷心窍,坏事做绝的林校长,又一次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眼睁睁的溜走,不甘心她母亲用生命保护来的珍宝,落在林校长的手上。

    但霍景行盯着她脖了上的伤口,不容辩驳的架起她,便要往楼下拖。

    谁知……

    坏人永远比正常人多一个心眼。

    两人刚走到楼梯口,正准备下楼,身后又传来校长恶意的大笑。

    他用手里的刀,砍断了他隐藏在身后的一根绳索。

    几个装满砖头砂石的沙包,顿时朝申诺和霍景行气势汹汹的飞来。

    校长显然想杀人灭口,一次干掉他们俩!

    在那种关键的时刻,申诺不知从哪来冒出来的力量,不顾一切的把霍景行推倒在地……

    沉甸甸的沙包砸在她的腿上。一切就像霍景行当初对她英雄救美的重演,只是这一次受伤的人,换成了她申诺。

    “申老师!”景止惊诧的面孔,从楼下探出来。

    和他一起纷纷赶来的还有十来位荷枪实弹的警察和林清玄……

    申诺被心急如焚的霍景行抱着朝楼下冲时,听到景止跟在他们身后,一个劲的数落和埋怨。

    埋怨他这位大哥不该头脑发热甩开众人,不该一个人擅自开着车莽撞行事,更不该明明知道了林校长的下落,还不打电话及时通知警方。

    如果不是警方通过他的手机定位系统及时查找到这附近,否则,林校长只怕已经带着价值连城的五彩舍利子跑了。

    申诺远没有霍景行那样强健的体魄,再加上她脖子上的刀伤,所以,她听着景止的唠叨,很快便昏了过去。

    只是,她在阖上眼睛前,突然揪住霍景行的领口,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姓霍的,我好像不再欠你什么了吧。”

    也许是当时现场太乱,霍景行压根没听见,又或许是听见了,也没在意。

    在医院顺利完成手术,住了一个多月后,面临着出院的申诺悄悄在病床上放下一封,她酝酿了一个月的告别信。

    霍景行先生: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坐上离开r市的火车。

    不要问我会去哪儿,将来会在哪儿落脚,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你送的戒指,我带走了。就当是你曾在我生命里出现过,且留下的唯一一道痕迹。

    人生,就是一列永远不知目的地的火车,总是在聚与散的站台前停靠或错过……

    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彻底的忘掉我,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就如同我今天努力开启的一段新旅程。

    也许,你无法理解我的做法。但我真的无法从那段过去中走出来,无法原谅你父亲和你父亲的学生对我母亲所做的一切……

    我想,如果我和你走在一起,这段过往将永远成为我们之间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你我的头顶。

    再见了,大景少爷!

    再见了,霍先生!

    申诺不知道霍景行在看到这封信后,会有什么反应。总之,当她一个人杵着拐杖,拖着伤腿坐上火车,看着不断向后退,直至消失在她眼前的r市时,恍然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也许,从最初遇见霍景行开始,那就是一场梦,梦里有甜蜜,有痛苦,有刻骨铭心的爱,也有恨入骨髓的恨……

    所以,兜兜转转,她又回到了当初梦开始的地方,继承下母亲的衣钵,在这个边陲村落里当了一名老师。

    此时,坐在山顶向下俯瞰,刚好可以看到一幢漂亮干净,飘扬着国旗的白色楼房。

    那是这里的新校舍!

    据当地人说,是几年前,有一位不愿留名的慈善家投资重建的。

    申诺当时想,这位不愿留名的慈善家会不会就是霍景行呢?也许,她永远也无法得到答案了。

    她的目光从校舍收回来,挪到自己的小腿上。现在,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结痂褪疤,但和霍景行的伤腿一样,大概会永远留下一道难看的疤痕吧!

    申诺想到这儿,低下头,拿出一张夹在书里的报纸,小心翼翼地打开来,又细细地品读了一遍。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一张报纸了,但上面,有一段言辞模糊的报道,多少和她有点关系:

    近日,国内一位隐性富商将稀世罕见的五彩舍利子无偿捐献给了国家博物馆。同时,这位年轻的古董商还向国家捐出了他和他父亲多年来的一些收藏品。

    据他本人表示,他此举,即是为他多年前在地震中逝去的父亲完成心愿,也是希望他深爱的一位女子能放下过去,原谅他父亲犯下的错误……

    此时,一阵山风吹来,把报纸吹得哗哗作响,却吹不绿申诺内心的一潭死水。

    她遥望着远处的山腰,母亲就葬在那里,和当年地震中的死难者一起,也包括霍父。

    如今,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呢?她要如何放下过去,她该如何迎接未来!

    她用了三个月,依然无法诠释这个纠结的问题。

    “申老师,”远远的,一个背着书包,扎着小辫的女学生沿着羊肠小道,气喘吁吁的朝她跑来,“这会儿,学校里来了好多人,还开着好几辆施工车呢,他们说是要重建……重建……”

    说到这儿,对方杵着腰,痛苦的直咽口水。

    “重建什么?”申诺一下从石头上跳下来,顾不得对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出话来,迫不及待地追问,“你们不是说,学校是头几年才新建的吗?怎么又有人要来推倒重建了。”

    “不是的。”那女学生终于缓过一口气,断断续续接着说,“来人说是要在学校的对面,给你重建一间大房子,让申老师你住的更舒服一点。”

    给她?建房子?她现在住的小平房虽然简陋,但一应俱全,没有什么不妥或不方便的。所以,谁会这么多管闲事?还特意专门的为她着想!难道……

    申诺心里格登,仿佛被浪涛轻轻拍打了一下。

    “我妈说了,这人就是几年前那个不愿留名的慈善家,学校建成时,村长陪着他来看过一回……”

    女学生的话还没说完,申诺已经揣着呯呯直跳的心,朝山下的学校奔去。

    果然……

    还没走进学校,就在原来母亲已经夷为平地的老屋旧址上,站着一大群人。

    其中,有一抹特别熟悉,也特别挺拔的背影。他泰然自若的向身边的人陈述着自己的想法:

    “我需要三层……不,不,不,楼顶是天台……屋里的楼梯要用木制的……怀旧的那种,因为说不定我也得住在这儿。”

    “谁允许你住在这儿了?”申诺怒气冲冲地闷吼道。

    霍景行猛地回过头,手里还捏着一只硕大的蒲葵叶,就像随时准备阻挡申诺的攻击似的。

    他欣然一笑,这样一个爱发火的申诺,远比那个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却沉默寡言,一语不发,什么也愿和他说的申诺要容易对付的多。

    他喜欢这样的申诺。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全文完)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