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网 www.yqxsw.info,最快更新惹霍上申最新章节!


    “在。怎么了?”林清玄反问。

    “麻烦你替我向校长也说声谢谢。”

    “呵。”林清玄在电话里发出一声轻笑。过了一会儿,又转而问她,“我爸让我问你,你母亲的遗物找到了吗?”

    “没。”申诺把钢笔失踪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她没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对郝姨的怀疑。

    *

    第二天的中午,申诺和程菁在上一次会面的肯德基碰了一次头。

    一大早上,申诺对前来给自己送早点的大婶,谎称得回学校拿点东西。便坐着叫来的出租车,离开了霍家。

    她原本是要去找郝姨。可到了郝家,却怎么也敲不开郝家的大门。她站在门外,给郝姨打了好几个电话,郝姨也都没有接。她只好给隔壁的一位老太太留下一个口讯。最后,临时改变计划,绕到世纪广场来找程菁。

    “你也太不够朋友了!”程菁一见她,便拍着她的肩膀,怨声载道。自从那天被霍景行派人送回家后,她就一直等着申诺的电话和解释,“打你的电话,关机,给你发短信,你居然也不回,老实交待,怎么回事,被姓霍的金屋藏娇了?”

    “你还有脸说。”申诺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看见我的房子都被人搬空了,你也不会打个电话,帮我报个警。”

    “我打了,我一回到公司的宿舍就打了。我以为我真有那么没节操啊!”程菁扯着脖子,委屈地辩解道,“可电话那头的女警说,得等雨停了,她们才能抽出人手出警。况且……你也确实没出什么事儿呀。”

    申诺顿时消了这口恶气。她发现程菁的脸色居然和自己一样,都像刚刚生完一场大病似的面无血色。两只眼皮子,甚至比她的还要浮肿。于是,她问,“你怎么了?最近很忙吗?脸好像都瘦了一圈。”

    “唉,还不都是因为那个左小姐。”程菁唠唠叨叨,发了一阵子牢骚。

    自从那天霍景行在大众广庭下,和申诺疯狂的上演了一场接吻秀后,律师事务所里的人,几乎都在背地里笑话她。所以,程菁便成了左小姐首当其冲的出气筒,加班加点也自然成了程菁的家常便饭。

    这事虽然不是申诺一手造成,但她多少脱不了干系。所以,她对程菁难免心存愧疚:“那位左律师看起来,挺有城府的……”怎么会在人前干这么丢份的事呢?

    “她当然有城府了。她当着别人的面,对我不知多好。今天早上,她当着事务所所有人的面,说我昨晚加班辛苦了,特意给我买来一碗面条当早点。谁知,那面条里不知加了多少胡椒和花椒,我才吃了一口,就差点没让我的嘴巴变烤肠。”

    “哼,这个女人,她以为她在演宫斗戏呢,想软刀子杀人不见血呀!”程菁说到这儿,义愤填膺的一拍申诺,“我告诉你啊,申诺,你给我争气点,你一定要把霍景行那个凯子给我钓到手。”

    “别什么事都扯上我啊。”申诺反感地说,“霍景行让我搬去他家,又不是你想的那样。况且,他已经有未婚妻了。”

    “啊!这怎么可能?”程菁目瞪口呆。

    “是他弟弟亲口告诉我的,还能有假吗?”

    “那他让你搬去他家干什么。”

    申诺把霍景行想让她做家教的事随便说了一下。程菁听完,诡谲地一笑:“借口。这就是个拙劣的借口。这分明就是他想追你,才想出来的……”

    一个男人想追女人,吃饭,送花,约会就好了。像霍景行这样大张旗鼓的,搞出这么多花样干什么?申诺摇了摇头,懒得和她再辩解。任由程菁一个人自言自语,把霍景行的行为翻来覆去,扒了皮抽了筋似的,反复推敲,用心辩析。最后,程菁斜睨着她,活像要对她进行一番严刑拷打似的问:“嗳,那你对他就没有一点点的动心。”

    “你看我像得了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人吗?”申诺反问。

    “像!不但像,我看还有一脸的春心萌动,爱意难平。”程菁夸大其辞,还故作姿态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去你的。”申诺白她一眼。

    两个女人又东拉西扯了一阵。申诺看着桌上一方阳光,杵着下巴问她,“你上次说他的父亲已经去世,那他们的母亲呢?”这个问题,她是绝对不能拿出来当面问霍景行的。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