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网 www.yqxsw.info,最快更新惹霍上申最新章节!

    申诺稍加打量。两位警官,一男一女,看上去都非常年轻。笔挺的警服穿在身上,英姿飒爽,各有风采。那位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男警官,一开口便给申诺带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申小姐,你过去的房东郝建梅,今天下午,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家中……”

    什么?如同一个五雷轰顶,在申诺的头顶炸响。她瞠目结舌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霍景止和她一样呆若木鸡,左卉璇大惊失色的表情后,还掩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只有坐在她身边的霍景行,悠然自得,沉着淡定,犹如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和掌控中。

    “你……你早就知道了?”申诺问。

    “是霍先生发现并报的警。”对方的下一句,让申诺一阵错愕。那位姓罗的女警官从携带的包里,取出一只证物袋,袋子里装的正是那只钛金色的派克笔。

    “霍先生希望我们能尽快找到这个,并交还给你。他说这是你母亲的遗物,对于你很重要。”

    申诺越发错愕。这三天,三天的期限刚好到了。霍景行果然没有食言。只是,申诺万万没有想到,他会以为这种方式,在这种场合下,让她的钢笔失而复得。

    接下来,两个警察照例询问了申诺一些关于郝姨的问题,申诺心不在蔫,把早上去找郝姨,却没找到的事情,随便说了一遍。随后,两位警官连着左卉璇一起离开。

    申诺坐在沙发上,怔怔地看着那只笔,发了一会儿呆。等霍景行重新回到屋内,她才站起来,有点生气地问:“你,今天也去找过郝姨?”

    霍景行笑:“当然,你以为你能想到的,我就想不到吗?”

    申诺觉得他这个时候的笑容,显得特别刺眼:“那……你去到郝姨家,都看到了什么?”

    “我敲不开门,找到物管。然后发现她死在屋里,身上的血都干痂发黑了。”霍景行平静的语气,就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显然,她已经死了有一阵,至少在你今天早上去找她之前,就已经遇害了。”

    “那为什么我刚才回来的时候,你都不告诉我。”申诺恼火地问。

    “申老师,她是你的家人,亲戚,还是朋友?”霍景行语带讥屑,甚至充斥着一股申诺无法容忍的冷漠无情,“在我眼里,她只不过是个贪图便宜,偷了你母亲遗物的女人。”

    “请你不要用‘偷’这个字!”申诺反应激烈。一想到几天前还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就这么突然从世界上消失了,她的心情便说不出的难过。她不由分说,抓起证物袋,噔噔噔的上了楼。

    霍景行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帮她找回她母亲的遗物,居然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这时,沙发上响起一阵不易察觉的动静,霍景行回头一看,从答辩状后露出一双眯成了细缝的眼睛。那是景止的眼睛,机警,灵敏,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庭,早点回房洗澡睡觉。”霍景行冷冷地瞥他一眼,也上了楼。

    站在申诺的门外,敲了敲房门。门内没有反应,于是,霍景行再次像学生一样喊了声响亮的“报告”。推门而入,只见申诺半跪在行李箱前,把箱子里的衣物没有目的的理过来,又理过去。银灰色的灯光,携着琉璃灯罩的浅蓝,照在她身上,把她的背影勾勒得十分纤弱。偶尔,她的肩头微微一颤,便会带出一声霍景行似曾相识的抽泣。

    霍景行哭笑不得,在她身后的靠背椅上坐了下来,“我说,申老师,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天甚至每一分钟,都有多少人死吗?而且他们的死状,可能比你的这位房东都要惨烈得多。”

    申诺没有回答,但她一直忙碌的手终于停了下来。

    他继续说:“如果每死一个人,你都要触景生情的淌上几滴眼泪,那么火星都要被你变成水星。”

    “我没你那冷血。”申诺不快地说,“郝姨不是无关紧要不认识的人。这一年里,她一直都很照顾我和程菁。”

    “那正好,我答应了郑警官,明天带你一起过去认尸。”霍景行轻快地说,“你明天就可以对着她的尸体哭个够了。”

    认……认尸?一想着将要面对一具肤如白纸,冷冷冰冰的尸体,申诺顿时有点不寒而栗。

    “怎么,这边还为她潸然泪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