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言情小说网 www.yqxsw.info,最快更新惹霍上申最新章节!

    这会儿,看着妹妹的目光,依依不舍地黏在林清玄身上。申诺做了个顺水人情,“申谨,你干脆现在就跟他一起去吧!”说着,她又对林清玄微微一笑,“如果不影响你去接校长的话。”

    “当然不影响。只是你这里……”林清玄担心地看了她一眼。

    申诺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我正好困了,想睡一会儿。再说,外面不是还有位霍家的大婶在吗?”说着,她抓住申谨的手,往林清玄的身边推了推,“没看到我这个妹妹,已经迫不及待想向你这位心理学博士讨教了吗?”

    “哪有!”申谨矢口否认,却早已背好挎包,一付情窦初开的小女人的娇态样。

    林清玄的目光在她们姐妹俩的脸上来回巡逡,嘴角扯出一丝心知肚明的苦笑。

    申诺送走了两人,躺在床上兀自发了一会呆,当守在外面的大婶走进来,问她午饭想吃点什么时,她摇头,打发对方自己去吃饭。然后,想着霍景行跟她讲的故事,想着莫如语,莫丁丁的名字,怀着惭愧,内疚,沉沉地睡去了。

    不一会儿,病房的门被人悄无声息地推开。

    一个戴着太阳帽和白色口罩的男人,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他身形偏瘦,个头适中,背部微驼,身上穿着一件和季节不相符的长袖衬衣。看到申诺躺在床上紧闭双眼,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的嘴角露出一个阴谲诡异的笑意……

    当霍景行捧着大把粉红色的蔷薇走进医院时,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真是的,这年头,求爱都求到病房里来了。”一位身形发福的女护士瞅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她身边年轻的小护士反驳道:“那又不是玫瑰,那好像是蔷薇,我还第一次在医院,看见有人送这种多刺的花,真稀奇。”

    多刺?霍景行低头看着怀里的花朵笑了。现在的申诺也好,过去的麦呆也罢,不正是一朵多刺而娇艳的蔷薇吗?

    想像着一会儿申诺看到这些花时,可能呈现出的各种表情,他不由神清气爽,沿着走廊拐了个弯,看到原本应该守在病房前的大婶不在,他警觉地皱了皱眉,推开病房的门,除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申诺,申谨也不见踪影。

    病房里,实在太安静,静得好像连申诺的呼吸都停止了。透着百页窗照在她身上的阳光,把她的脸衬得和她的病服一样,白如皑雪。等霍景行的目光落在早已空掉的输液瓶上,他怀里的蔷薇随着松开的手,卟通一下散落一地……

    *

    也不知过了多久,申诺仿佛从一条漫长的遂道里爬了出来,身心俱疲,浑身酸软。她努力睁开困乏的双睛,才发现自己身处ICU病房,脸上还戴着氧气面罩。

    霍景行穿着隔离服,守在她病床前,一手握紧了她的手,另一只手不停地轻抚着她的额角和流海,似乎在用一种最古老最原始的方式,唤醒沉睡中的她。

    “我……这是怎么了?”她瓮声瓮气,嗓子干得发疼。

    “别说话。”霍景行在她额上亲了一下。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在这两天一夜里经历过什么。

    有人趁着申诺一个人在病房里睡着时,偷偷拔掉输液瓶的插管,让空气混入药瓶,又调整了墨菲氏滴管的流速……如果他再晚来几步,如果更多的空气通过注射器进入申诺的静脉,那么……霍景行不敢想像,现在,如今,他怀里抱着的,可能就是一具毫无知觉的冰冷的身体。

    “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这又是怎么了?”申诺头一次发现霍景行也有如此颓废的一面。他头发凌乱,眼窝凹陷,犹如几天几夜都没入睡,脸颊和下巴冒出的青胡茬让他一夜之间好像苍老了十多岁。

    等医生来收了氧气瓶,告知霍景行,申诺已经安然渡过危险期后。他握着申诺的手背,在唇上吻了吻,虔诚的好像一位正在祷告的清教徒。

    “霍景行,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申诺虚弱地问。在她熟睡的这段时间里,俨然又发生了很多她不知道的事。

    “申诺,我也要问你,”霍景行一开口就带着声色俱厉的味道,“你为什么要让申谨先离开,还把守在门口的大婶也遣开,你是存心想给凶手杀你的机会吗?”

    “凶手?”申诺的脑袋还有点转不过弯来,“你是说那个杀死郝姨又来了吗?那你们抓到了吗?”

    “很不幸,他显然还有下一次。”

    “他为什么要这么执着,而且,还这么的大胆?”申诺想不通。

    ‘因为那天在霍家客厅的沙发上,他听到申谨的分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