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www.yqxsw.info,最快更新别笑哥抓鬼呢最新章节!

    停建大楼被封,白天不便进入,两个业务经理就趁着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悄悄的摸到了那里,他们本想看看这大楼还有没有偷梁换柱、骗过检验的可能,可是进了大楼,刚想往上爬,就听到楼外传来嘭的一声巨响,两人被吓了一哆嗦,猜想该是墙皮房檐什么的掉了下来,就走到窗前往外面看,窗口已经上了玻璃,外面雨下的大,窗户上被蒙了厚厚一层水雾,根本看不清,一个业务经理用手在玻璃上擦了擦,见窗子外层也都是水珠,还是看不清,就转头对着另一个人说,算了上去吧,刚说完话,就发现对面的同事惊恐的看着自己身后,脸色飒白,他回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窗户外面的水珠已被擦干一块儿,一张血肉模糊的人脸正趴着窗户往里面看。两个人登时就吓得昏死了过去。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白天,其余的十几个业务经理正围在他们周围。他俩把昨夜遇到的事情说了,那些人大多不信,还嘲笑这两人是恶作剧吓唬大伙,外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两人再三申辩,其余的人总算被说动,决定晚上再结伴来一趟,两人本很是惧怕,但想到十多个人在一起,胆子总是能壮一些,就跟了过来,还是个雨夜,十几个人在听到嘭的一声大响后,都看到那张可怖的血脸,这下大家可真吓坏了,返回各自家中后求天拜地又烧纸钱,可是恐怖却被他们带回了家,十几个人一到晚上就能听到自家楼外有东西坠地声,随后就能看到窗户上趴着那个血糊糊的人———甭管是一楼还是十楼。

    索性他们的家人们却什么都看不到,但更被这些人指着窗户,惊叫着有鬼有鬼的情状吓得够呛。

    后来众人一起找到赵子安说了此事,赵子安便请来了一直被父亲重用的“仓鸣道人”。那老道也真是有些道行,摆了法案,备了黑狗血活鸡等物便开始作法。不一会就从半空中掉下来一个一身血迹的人,他拿出几张符纸,念了好长一段法咒,引动真火,终于将那个血人烧成了黑灰。“是‘怨鬼蒙心’!已经除去了。”仓鸣道人说了一句就走了,果真,十几个人再就没碰到过之前的诡事。

    本以为这事儿终于了了,谁料到几天前的一个晚上,这些人又碰到了怪事……

    那天公司又谈成了一个大项目,为了庆祝,十几人在公司喝得很晚,当大家醉醺醺的起身要离开时,耳边都响起了一个飘飘悠悠的声音———还我钱来,还我钱来……,众人以为谁在恶作剧,马上停止说笑都闭上了嘴,可是声音还是不断的响着,随后他们就迷迷糊糊不省人事。等醒来时发现自己都躺在病床上,后来听别人说他们那晚合力撬开了公司的金库……

    再后来,“仓鸣道人”来了医院一趟,查看一番后,连道奇怪,鬼物都已经灭了,怎么还会“鬼蒙心”?这时又有别人提钱来请仓鸣,仓鸣看看一兜子的钞票,又扫了眼躺在床上的十多个人,说道,等我这边的事了了,再回来给你们除邪。说罢,在每人的床下贴了张符纸,说了句只要你们别离这灵符太远,就不会受到鬼物侵扰,就转身走了。

    于是十多个人天天躺在床上不敢下地,护理的护士见一帮大男人整天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大小便都在屋里解决,弄的满屋恶臭,便来了气,找来护士长给他们一顿臭损。护士长为了收拾病房,要给他们换房间,十几个人顿时吓得呼天抢地,抓着床沿死活不走,一旁的小护士倒是奇了———只听说过恋床恋床,都是恋自家的床,这怎么还有恋病床的啊?

    在众人的全力守卫下,他们总算保住了自己的阵地,同时向护士长保证,再不在屋里解决拉尿问题,可从那以后,他们倒不是出去上厕所,而是就此绝食,饮食不进…………

    木哥听到这儿差点没乐出声来,他看看这些面黄肌瘦的汉子们,心道,弄的这般悲惨摸样,我道是惹了什么厉害的鬼物上了身,敢情是饿的啊……

    木哥再回到走廊时,见人们急急的从身边跑过,他抬头一看,楼梯口那已经围满了人,他凑到跟前,刚好奇的往里面张望,就听见人群里有一女声高叫———

    “你,你再说一遍!”是文静的声音。木哥一听心里就一哆嗦,扒开人群钻了进去。刚露出头,就见文静吃力的支着腰,气势汹汹的指着面前的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

    木哥这几天在电视里天天都能看到赵子安,又岂会认不出,他一想到这回总算物归了原主,终于可以功成身退了,还没来得及欢喜,就见文静已瞄到了自己,他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发冷,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心中生起。

    “对,我就是红杏出墙了,你说的野男人就在那儿———”文静一指正要逃走的木哥,怒气冲冲的吼道。

    周围人的目光刷的聚集到木哥身上,他们看看风度翩翩的赵子安,再看看低头猫腰的木哥,惊奇的撇了撇嘴。

    谁知道还没完,文静又喊道:“我还告诉你了,姓赵的,我今天到这不是来看什么腰伤的,就是来看看我肚子里的孩子!”她一指妇产科的牌子。

    赵子安斜眼狠狠的盯着木哥,眼中已透出阵阵寒气。他又看向文静,神情缓了缓,低声说道:“走吧,静静,我还不了解你的原则,别说气话了,跟我回去!”伸手去拉文静的胳膊。

    文静用力一甩,牵动腰伤,身体站立不稳,木哥手快脚快,本能的上去扶住。文静一把环住木哥的腰,说道:“我们走,小哥。”

    “小哥?!”周围众人惊呼,原来还不止是红杏出墙,这乱得……

    木哥战战兢兢的扶着文静往外走,感到赵子安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背上,像钉子一样。不止,还有一道犀利的目光也在看着自己,木哥侧头瞥去,只见赵子安身边不远处,一个一身道装的中年道人正冷冷的看过来……